贾樟柯导演专访:《时间去哪儿了》是跨类型五彩缤纷的电影

2017-11-14 15:34

只身北京寻梦,《小山回家》在香港映像节获奖;“故乡三部曲”起始成为世界知名导演;45岁获戛纳国际电影节导演双周单元终身成就“金马车奖”。


001.jpeg


在中国梦的代表外,走过而立、不惑,近知天命年纪的贾樟柯与“金砖五国”导演:巴西沃尔特·塞勒斯、俄罗斯阿历斯基·费朵奇科、印度马德哈尔·班达卡以及南非贾梅尔·奎比卡合作的影片《时间去哪儿了》,深思我们的过去的积淀、未来的发展、当下的境遇,重新打量当下的生活、生命。


002.jpeg


《时间去哪儿了》由《颤抖的大地》、《呼吸》、《重生》、《孟买迷雾》和贾樟柯导演的《逢春》组成,分别讲述了巴西灾后重建的写实,俄罗斯濒死的残酷浪漫,印度的跨阶级温情,南非的重生与科幻,二胎政策下汾阳普通夫妻的生活。


003.jpeg


五个不同故事,不同叙事时空讲述着时间:它存在于第四维度看不见摸不着,却是生命的起源与终点。“时间去哪儿了”对有着悠久历史又身处巨大变化中的金砖国家来说意味深刻。


“快速的发展让五国的社会情况多是生活节奏快,压力大,但大家文化不同,很强烈的一种感受就是时间去哪儿了。”谈及初衷,贾樟柯说。


004.jpeg


《时间去哪儿了》中梁景东说:“我们队的贾导演说38岁也是年轻导演。”电影与现实仿佛一个空间。对此,贾樟柯笑道,“这也是拍戏时我和自己开玩笑,亲情爱情外,《逢春》有喜剧成分。俄罗斯是金属片类型,巴西是灾难片,印度是亲情片,南非走得更远,是科幻片,《时间去哪儿了》是跨类型五彩缤纷的电影。”


005.jpeg


《逢春》是豁达的生活态度


贾樟柯坦言:“《时间去哪儿了》是我第一次专注地拍家庭,拍夫妻关系,过去我的人物好像都不太爱结婚,结的也要分开,处在孤独的状态里。二胎政策放开让他们讨论要不要再生一个,检讨自己的生活发现男的每天看直播,女的忙的顾不着家。时间是把双刃剑,能让陌生的人走到一起,也能让相爱的人逐渐疏离,重要的是态度。”


006.jpeg


“片中女主角有一句话,她说感觉时间把我仅有的东西拿走了,但是如果我们愿意,我们可以把它一点点拿回来,我觉得这就是一个非常豁达的生活态度。”


杨德昌描绘生活经验,王家卫制造时尚流行,李安生产大众消费,贾樟柯一如既往讲述飞速发展的时代里个体如何在有限的空间里生活,纪录中国社会,《逢春》亦是如此。


007.jpeg

杨德昌


故事发生在平遥,“它有两千七百多年的历史,明清建筑至今活着。我很喜欢当代故事跟古典空间之间产生的戏剧性,夫妻想生二胎给家庭和人际关系带来的影响与空间本身很契合。”贾樟柯说道。


《逢春》伊始,身着古装的将士腾空舞剑,镜头一转,游客拿着手机“咔咔咔”拍照。同一时空里过去与现在同时上演,仿若瞬间穿越百年,这是当下现实生活中正在上演的真实情境。


008.jpeg


“拍《逢春》因为那时正好放开二胎政策,朋友聚会、聊天,差不多都说这个话题,互相开玩笑你要不要生个老二。某种程度上释放了人们的生命力。”


白天,梁景东和赵涛夫妻饰演古人,下班后两人回家过着家长里短的生活,春分是逝去孩子的忌日。逢春季节,二胎政策让两人在老家的汾河边上决定再生一个孩子。


009.jpeg


东隅已逝,桑榆非晚,生命逢春。


合拍片像是古人同题创作


拍《时间去哪儿了》前,贾樟柯多次参与合拍片,“韩国全州电影节刚建立时,第一年的三人三色请三个导演每人拍30分钟影片,那年我和蔡明亮分别拍了《公共场所》和《与上帝的对话》。前年香港电影节的三部短片合集,我参与了《美好合一2016》拍了《营生》。合拍电影的同仁互动有点像古人的那种同题创作,大家一起写一首关于月亮、秋天的诗,很有意思。”


作为监制,贾樟柯表示:“影片主题是大家一起确定的,五个发展中国家给人和社会带来的影响是相似的,电影是时空艺术,处理时间大家都比较感兴趣。具体到每个导演的创意上,我不会过多的干预,你像《中央车站》的导演沃尔特·塞勒斯,他们都很优秀。”


010.jpeg

《中央车站》剧照


沃尔特·塞勒斯与贾樟柯的缘分可以追溯到1998年柏林电影节,那年塞勒斯凭借《中央车站》擒得金熊,贾樟柯带着处女作《小武》来到柏林。塞勒斯看了《小武》,两人就此相识,之后塞勒斯辗转巴西圣保罗、法国巴黎、中国北京、中国山西等地,历时三年拍摄了贾樟柯个人传记纪录片《汾阳小子贾樟柯》。


011.jpeg

贾樟柯与沃尔特·塞勒斯


《小武》时期,贾樟柯作品多聚焦乡镇经验与记忆,刻画边缘人群;《站台》将视角延伸至整个80后,讲述小镇青年对已有生活不满足以及对镇外生活的无所适从;《天注定》始,由时间幻变带来的乡愁渐变为纯粹性的中国社会问题影像式的揭露和反思;《山河故人》串联去过去、现在和未来,一半拾捡城市变迁,一半采摘乡村生活,展现出跨越30年的生、老、病、死、故乡、家人;《时间去哪儿了》则将视角涵至金砖五国,五面颜色各异的影像,折射出不同国家同一时代的社会境遇。


012.jpeg

《山河故人》剧照


“在全球的电影行业里,当代电影最具活力的国家有很多,但大量的媒体、年轻人的兴趣都在欧美电影上,我们特意选了不同国家,不同类型的导演拍摄《时间去哪儿了》,让观众有机会看到其他四国的影片类型。我看《孟买迷雾》觉得很亲切,过去对印度的想象都是印度教神神怪怪的,看到他们的日常后,发现这个故事放在武汉、广州、北京一样成立,人类的生活非常相似。”


013.jpeg


“金砖国家电影节找到我做项目后,我觉得可以做成品牌,持续的做下去。”

今年10月28日,由贾樟柯创办的平遥国际电影节开幕,他表示,“亚洲、非洲、南美、东欧这些国家电影创意很强,比如匈牙利、捷克,我们重点做这一块,让观众能够接触到更多优秀的电影。”

014.jpeg